我们派人带设备过去勘察修建
2020-11-11 13:4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京华时报: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中国泰国各自出钱修自己一段铁路,并且各自运营,中国为泰国提供修铁路的所有技术,而泰国则向中国提供一定量的大米?

2013年8月,中国和泰国首轮战略对话在曼谷举行,李克强出席,他还与时任泰国总理英拉一道参观了中国高铁展,向其介绍中国高铁技术的安全性和稳定性。

中缅昆明-皎漂铁路工程是泛亚铁路网的一部分,南抵缅甸兰里岛至规划的印度洋深水良港皎漂港,包括中国境内昆明-瑞丽段(690公里)和缅甸境内木姐-皎漂(810公里)。同时计划与铁路并行修建一条公路。

根据规划,泛亚铁路规划线路一直是从中国云南经缅甸通向东南亚,但中缅铁路进展在缅甸却停滞不前。

今年6月,李克强前往伦敦出席中英总理年度会晤,及在随后访问希腊时,继续大力推荐核电、高铁、基础设施建设、城镇化等领域合作。

王梦恕:可以这么说。京华时报:现在这条线路进展到哪一步骤?会从哪里开始动工?

另一名不愿透露身份的主管经济官员说:“皎漂-昆明铁路不是被取消,我理解是需要时间继续磋商。”

王梦恕:还在设计线路,开工的话会从泰国先动工,一点点往北修,下一步我们要派技术人员和设备过去勘察,确定铁路施工的线路。

王梦恕:这次的原则是各付各的,中国方面由中方出资建设,泰国段由泰国出资建设。以后的运营也都是各自运营,泰国段由泰方运营和管理。

京华时报:之前有提到“铁路换大米”的想法,现在是不是仍继续沿用?

近两年,“高铁外交”一词开始走红,甚至可以与“乒乓外交”、“熊猫外交”媲美。近日,泛亚高铁泰国段在泰国方面获批,无疑将我国的“高铁外交”落到实处。作为高铁外交的推动人,被称为“高铁推销员”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,就曾四次在访问中谈及高铁。

京华时报:此次泰方批复的中泰铁路项目与以前提到的泛亚铁路有何区别?

王梦恕:是的,修建铁路所有的技术人员和设备都是中方的,我们派人带设备过去勘察修建,只会从当地找施工工人,“交换”的条件就是有一个大米合作协议,泰国向中国提供大米。

随后,中国驻缅甸大使杨厚兰举行中缅媒体见面会表示,不是中方放弃该项目。他说,看到缅甸有媒体报道民众反对这个项目,如果缅甸民众真反对,缅甸政府也不支持,中方也愿意尊重缅甸民众的愿望。如果缅甸民众支持、政府支持,就可以继续这个项目。

京华时报:泛亚铁路涉及的国家非常多,在建设方面由哪一方出资?以后的运营由谁承担?

7月下旬,缅甸铁道运输部正式发布消息,称中缅皎漂-昆明铁路工程计划搁浅。据称,双方于2011年签署的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已经到期,但“中方没有续谈,缅甸铁道部也无实施计划”。

王梦恕:这条铁路是泛亚铁路的一部分,之前泛亚铁路是希望从大理出发到缅甸,但是遇到了一些难题,这次泰国批准了这个项目,我们把线路也做了调整,改从昆明出发,经过老挝、泰国、马来西亚,最后到新加坡。

2014年5月,李克强出访非洲期间,与非洲多国达成铁路合作项目,他在非盟总部发表的题为《开创中非合作更加美好的未来》的演讲中也提到,中方将积极参与非洲公路、铁路、电信、电力等项目建设,实现区域互联互通。中方还将在非洲设立高速铁路研发中心。

2013年11月,李克强访问中东欧国家,在与罗马尼亚总理会晤期间,决定在修建罗马尼亚高铁方面进行合作。李克强还与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和塞尔维亚总理达契奇共同宣布,合作建设连接贝尔格莱德和布达佩斯的匈塞铁路。在与多位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时,李克强亦大力推介中国装备,表示中方愿与有关国家一道,将铁路合作打造成中国与中东欧合作的新亮点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exuog.cn手机网投娱乐大全_天天电玩城_36365线路检测中心_菲律宾太阳集团_澳门威尼娱人版权所有